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酒业 > 文章内容

黑龙江迎接大马哈鱼回家!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2-06-19 阅读:

  然而就在这里,就在此时,有这么一些人,一些群体,他们忙碌起来。这个时间段,对他们来说具有非常意义。

  因为就在此时,从遥远的北太平洋,经过千辛万苦,一路闯关进入黑龙江的大马哈鱼们,刚刚结束了2016年的这次洄游繁育的过程,完成了他们的一个生命周期,一些大鱼逝去,一些鱼苗诞生。

  在中国大马哈鱼的故乡黑龙江,为了让它们回家的通道更顺畅,让它们生育的环境更适宜,很多人不约而同地做着不懈的努力:

  11月28日,张天航和高瑞睿搭乘哈尔滨飞抚远的航班,前往抚远鲑鱼放流站。他们的身份,分别是黑龙江省永续自然资源保护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和抚远大马哈鱼生态环境保护协会秘书长。

  11月28日,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黑龙江水产研究所渔业资源研究室主任刘伟,在研究所的科技大讲堂上,做题为《中国大麻哈鱼回家之路》的报告。

  11月29日,抚远县鲑鱼放流站站长朱翥,从丹东鲟鳇鱼养殖基地回抚远途经哈尔滨,短暂停留接受记者采访后,匆匆赶飞抚远。他负责孵化的大马哈鱼苗,在一个半月后可以开始喂养,而在此之前,他要保证鱼卵们安全越冬。

  就在11月那最后的几天,围绕着中国大马哈鱼所进行的自然资源保护、生态环境保护和人工放流养殖科学研究,相关的人们在奔走在做着最繁琐、最辛苦也是最严谨的工作。

  高瑞睿做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十几年,担任抚远保护大马哈鱼协会秘书长两年。正是这两年时间,她跟一个由众多中国企业家发起的公益性生态环境保护项目紧密地连在了一起。“让中国大马哈鱼回家(TAKE ME HOME)”,这个像口号一样自信而响亮的句子,如今是她每天要遵循来做的工作。

  在高瑞睿的电脑文档里,满是跟大马哈鱼类保护有关的记事和简报,其中,一篇文稿里有这样几句话引起了记者注意:

  我们的目标:建立中国以鱼类、鸟类和水生动物为核心的国家淡水河流系统生态环境保护示范区。”

  高瑞睿说,这是“让中国大马哈鱼回家”公益项目的最根本的核心。让高瑞睿记忆深刻的是,当今年5月9日“让中国大马哈鱼回家”腾讯公益筹款项目上线以后,两个月就筹得善款76163.11元,4730位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积极参与进来。目前,他们已经用几次筹款所得资金为抚远县鲑鱼放流站购置了净水设备和孵化鱼卵生产鱼苗用的孵化设备,今年放流站秋冬季的大马哈鱼育苗孵化就多了新家当。

  45岁的张天航,在2016年进入了他人生的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前,他就职于知名央企,而现在,他是“让中国大马哈鱼回家”公益项目执行人。他更多地关注生态环境对这种特殊洄游类鱼的影响。

  “大马哈鱼曾经是中国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广泛分布的一种珍稀经济鱼种,但在近30年人类过度捕捞,江河生态不佳,这种鱼类的资源量已大幅减少。从过去洄游期来临江河拥塞,变成今日的难以寻获。”张天航说,“这个项目所关注的物种不同于保护藏羚羊、熊猫、东北虎、金丝猴,这些都是国家一类保护动物,不许人类猎杀。而大马哈鱼则是经济鱼类,很多沿江渔民要依靠捕捞它们生活和获得经济效益。因此保护大马哈鱼,我们借鉴的是国际上认可的‘可持续渔业’路径,保护好的同时,还要利用好。”美国、加拿大、俄罗斯等国家在上个世纪中期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但是在民间组织NGO、科学家、政府的共同努力下,成功发展出“三文鱼可持续发展保护增殖放流模式”。我们有很多国外的先进经验可以借鉴,如果从现在开始着手保护,大马哈鱼及渔业资源有可能在不太长的时期内得以恢复和发展。

  采访中,高瑞睿有些感动地说,现在黑龙江边的渔民们都有了在保护中捕捞的意识,呼玛水产局有关人员说在开展监测和放流鱼苗工作进行时,渔民们都主动升起渔网,让开鱼道,让大马哈鱼苗顺利通过。

  作为农业部渔业物种资源保护项目大麻哈鱼课题组负责人,黑龙江水产研究所渔业资源研究员刘伟和她的科研团队提出,在目前生境相对适宜的产卵场水域进行种群栖息地重建及其增殖保护工作,并制定中国大马哈鱼(科研称大麻哈鱼,以下类同)恢复行动路线图、重要水域恢复计划和科学示范实施方案。

  刘伟说,她所在的课题组首先在黑龙江、乌苏里江、松花江和绥芬河、图们江五大水系以及呼玛河、逊别拉河自然保护区等中俄界江(河)水域大马哈鱼关键栖息地设立调查监测断面,进行全流域干支流调查。同时,选择在黑龙江上游和松花江中下游地理位置独特的大马哈鱼产卵场,建立种群恢复和栖息地重建技术工程示范区,开展重点水域大马哈鱼资源恢复科技示范工作。

  课题组分别于2012年和2015年,首次将大马哈鱼受精卵和鱼苗的增殖放流水域上移至松花江支流汤旺河产卵场,以及黑龙江上游一级支流呼玛河产卵场,期望看到大马哈鱼标记放流群体,经松花江和黑龙江顺流而下、降河入海、再回归母亲河这一完整的迁徙过程。2015年,刘伟和伙伴们凝聚多年心血的梦想计划终于实现,这年秋天,汤旺河捕获到2尾人工增殖放流的大马哈鱼。“这证明松花江下游大马哈鱼的洄游通道是畅通的!”至今说起当时的情景,刘伟研究员还是难掩内心的激动。

  2016年黑龙江水产所科研人员继续在汤旺河、呼玛河和逊别拉河开展冬春季野外调查监测和增殖放流技术示范活动,并在今年10月,再次获得意外欣喜,在汤旺河他们又成功采捕到洄游的大马哈鱼。

  “选在松花江的支流汤旺河来做大马哈鱼的栖息地重建示范实验,意义何在?”“恢复黑龙江、乌苏里江中上游产卵场功能,意味着什么?”这些问题,刘伟在科技大讲堂上,提给了自己的同行。

  面对记者,她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一、为大马哈鱼完成一个完整的生命周期。二、通过这样一个对环境要求极高的物种进行产卵场重建示范实验,能使我们对水生态环境有个全面了解,它可以表明我们水环境的修复改善程度。三、唤醒民众的保护意识。以前,如果说民众们想到大马哈鱼只是一道美味,那么,通过科研成果的传播,让民众们认识到这种独属于黑龙江的珍稀鱼种的宝贵。

  他说,黑龙江鱼类资源增殖放流起步于上世纪50年代,1956年建立起饶河大马哈鱼人工孵化放流站,上世纪90年代开始有计划地进行大马哈鱼增殖放流。到目前为止,黑龙江有大马哈鱼放流站2处,分别在抚远和东宁。马波说,调研发现,历史上我省多条河流都存在大马哈鱼天然产卵场,修复大马哈鱼天然产卵场具有很大的可行性。通过增殖放流,开展科学的放流和捕捞的测算,保证这个物种在自然界达到一种生态平衡,这是研究大马哈鱼保护的意义。水质好了,不代表水生态就好了,要恢复生态的多样性,大马哈鱼保护是非常珍贵的一环,它是唯一一个能给江河带来海洋信息的物种。

  记者从抚远渔政部门了解到,在素有“大马哈鱼之乡”的抚远市,有渔船350艘,以打渔为生的人口超过千人。如何保证让大马哈鱼受到有力保护,又不影响渔民的生产生活?

  抚远市水产局渔政管理相关部门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他们近年来开展为渔民们普及法律知识的活动,加强渔民合法捕捞意识,在渔汛期到来之前,召开渔民座谈会,从源头上杜绝非法捕捞。同时,加大对非法船只的打击力度,清理非法渔具;另外,抚远市在公益项目组织的协调下,积极为渔民寻找生计替代项目,力促当地渔业可持续发展,通过公众倡导让更多人认识到资源现状,自觉加入到保护大马哈鱼的行列。

  “2015年、2016年秋季禁渔期间江面无捕捞渔船出现,那时的黑龙江、乌苏里江江面一片宁静。”对此,抚远鲑鱼放流站站长朱翥十分有感触。

  抚远鲑鱼放流站始建于1988年,朱翥在建站之初就在放流站工作了,目前他是放流站站长。他眼看着当年从加拿大进口的孵化设备变的陈旧。仅有600平方米的大马哈鱼孵化区,每年放流200万尾大马哈鱼苗已经是上限,这里已不适合大规模增殖放流工作。一个好消息是,抚远市将建设新的科学增殖放流站列入了该市的“十三五规划”。

  因为工作关系,朱翥去过很多太平洋沿岸以鲑鱼为主要渔业对象的国家。他说,对岸俄罗斯的增殖放流历史已达百年,放流站也是数量极多。在加拿大,他看到那里的放流站在鲑鱼洄游的季节,大批鱼群争先恐后、飞腾跳跃着回到增殖放流地,当地竖起一段透明玻璃墙,把这一自然界的神奇景象,做成了旅游景观,供游人们参观欣赏。

  朱翥很羡慕地说,我们要有条件,等人工增殖放流数量加大了,让中国大马哈鱼的洄游数量也恢复到一个高度,我们也可以做大马哈鱼洄游景观,肯定能吸引很多人来抚远进行观鱼游!

上一篇:俄罗斯偷渔猖狂:每年至少偷捕12亿磅大马哈鱼(二) 下一篇:利用优势资源 擦亮城市品牌

相关阅读